經濟與發展

劉 俏:中國經濟發展最大的不確定性是什么?

時間:2019-11-07

中國經濟前三季度成績單日前出爐:GDP同比增長6.2%。增速雖有所放緩,但仍符合預期。在內外諸多挑戰下,這一成績實屬不易。

放眼未來,怎樣才能維持高質量、可持續的增長?產業變遷中,企業應該抓住哪些機會?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劉俏教授在近日舉行的《哈佛商業評論》中國年會上,以“從大國經濟演進的視角看產業變革”為主題,對中國經濟中長期發展的核心問題進行了深入分析。

精彩觀點摘選

●中國經濟發展最大的不確定性,是高速增長階段(工業化進程)結束之后,如何保持全要素生產率(TFP)的增速。

● 到2035年中國要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目標,TFP的年增速必須達到2.5%—3%。

● TFP增速的來源,包括再工業化、新基建、大國工業,以及產業變遷過程中資源重新配置帶來的效率提升等。

●把中、長期的結構性挑戰誤認為是中、短期宏觀政策問題是極其危險的;應對挑戰需要用結構性的方法,依靠結構性力量。

●中國發展模式不是固定不變的概念或思維框架。

(以下內容根據演講速記整理,有刪減)

高速增長“密碼”

中國經濟過去40多年的發展速度有多快?數據是最好的答案:

中國大約8億人口擺脫了貧困,創下全球有史以來反貧困方面最杰出的成就;中國制造業占全球制造業的比例從1%激增到25%;中國完成了12.7萬公里的鐵路建設、13萬公里的高速公路建設和2.5萬公里的高速鐵路建設;中國的應用型高新技術快速發展,2017年移動支付交易規模超過200萬億元、穩居世界第一,新能源汽車行業發展迅猛、連續三年銷量穩居世界第一……

那么,中國為什么能創造這些奇跡?從宏觀角度分析,有四大原因:

第一,政府頂層設計與激發底層活力結合,使得大規模生產和產業的崛起成為可能,進而完成工業化進程。

第二,積極參與全球產業鏈的分工布局,對外開放并積極參與國際市場的競爭,逐漸從價值鏈的低端領域向高端領域邁進,這一過程伴隨著全要素生產率(TFP)的提升。

第三,持續不斷的制度創新,帶來了資本也激發了活力,有利于資源更有效地配置,進而提高全要素生產率(TFP)。

第四,相對穩定的經濟發展環境,審慎有序的貨幣和財政政策相配合。

從微觀基礎分析,中國企業在迅速崛起:《財富》全球500強中(含臺灣地區),中國企業在數量上已超美國。當然,這些企業大多集中在要素領域。以A股市場為例,市值排名前十位的企業除茅臺外全是提供要素(資金、原材料)的企業。

從宏觀到微觀均可以看出:伴隨著工業化進程的全要素生產率(TFP)的高速增長,是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“密碼”。

最大的不確定性

經濟高速增長時代已結束,未來最大的不確定性在于如何保持全要素生產率(TFP)的年均增速?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。

經過40年的高速發展,中國目前的全要素生產率(TFP)是美國的43%。換言之,在同樣的生產要素條件下,一人一臺機器,中國生產的產品數量只有美國的43%。

光華思想力課題組測算,到2035年中國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目標時,在全要素生產率(TFP)方面至少應達到美國的65%左右,這要求中國TFP的年增速比美國高出1.95個百分點。美國TFP的平均增速為0.7%—1%,相應地,中國的年增速就必須達到2.5%—3%。

在中國工業化進程幾乎已結束的情況下,要實現這一增長目標難度很大,也面臨諸多不利因素。例如:

第一,服務業占主導的產業結構不利于全要素生產率(TFP)的提升。工業化時代適合全要素生產率(TFP)保持高速增長,但中國工業化進程基本結束,到2035年,服務業的GDP占比將達到65%,在服務業領域保持高TFP年增速并不容易。

除了服務業,還要關注農業。目前,農業對GDP的貢獻是7%多一些。農業用了27%的勞動力。2035年,農業的比重將降至3%,農業就業人口占勞動力總人口的比例不過4%,也就意味著,未來16年,20%—25%的就業人口,需要從農業、低端制造業流向高端制造業與服務業,勞動力將重新配置,必然面臨艱巨的挑戰,這就是新變局的不確定性。

第二,“人口的老齡化”。2035年,中國人均GDP將達到3.5萬國際元,對應日本2004年的水平。同等的收入水平下,中國老齡化的程度將達到23.29%,日本在同等收入水平下不過14.15%。這表明,2035年,中國老齡化問題將更加嚴重。人口老齡化帶來的儲蓄率下降,未來投資率會受到影響;對需求端的要求也在變化。在此背景下,中國產業結構如何順應人口變遷的影響,是新變局下的巨大挑戰。

第三,中國人均資本存量只有發達國家的三分之一,投資空間很大,但是,提升投資資本的收益率非常關鍵。以上市公司為例,中國上市公司的投資資本收益率(ROIC)乏善可陳:20多年來平均收益率不過3%,這一數字非常低,所以,提升上市公司的投資資本收益率也很重要。

四大結構性力量

把中、長期的結構性挑戰誤認為是中、短期宏觀政策問題是極其危險的,應對挑戰需要用結構性的方法。對于未來,我持樂觀態度,中國在推動全要素生產率(TFP)增速方面仍有很多利好的結構性力量。

第一,中國經濟的“再工業化”,也就是“產業的數字化轉型”。利用互聯網大數據驅動產業的變革,可以帶來全要素生產率(TFP)的提升空間。

第二,“新基建”——“再工業化所需的基礎設施”。圍繞產業變革、產業互聯網所配套的基礎設施建設,如5G基站、云計算設備等。

第三,“大國工業”。如發展民用航空等大工程、大工業,會繼續提升全要素生產率(TFP)。

第四,“產業變遷”帶來的機會。這個過程中,資源需要重新配置,也會帶來效率的提升。

推動全要素生產率(TFP)主要靠兩點:技術和激勵機制。除技術外,“制度改革”和“進一步的改革開放”能形成一個龐大的制度紅利空間,合在一起也許會創造出“保持全要素生產率(TFP)較高增速”的奇跡。

需求端決定產業格局

2018年中國GDP總量為90萬億元,到2035年,會是多少?光華思想力課題組測算,到2035年,按2018年的名義價格,中國GDP預計能達到210萬億元,相當于從經濟意義上再造一個中國。

增長的新動能從哪里來呢?需求端的發展決定了2035年的產業格局。

2035年,人均GDP將趨近2.2萬美元(按現在匯率)或是3.5萬國際元(按購買力平價)。按后者計算,與現在韓國的水平大致相當。

居民消費率將從現在的38%增加到58%;服務消費占總消費的比例將從目前的44.2%增長到60%以上。

中國將擁有超過5億的“90以后”,2.5-3億受過大學教育的勞動力人口,高質量的勞動力將為產業升級提供創新和人力資本的保障。

按上述假設估測,金融資產達到840萬億元;居民消費122萬億元,其中服務消費達到73萬億元,醫療大健康GDP達到21萬億元,金融行業16.8萬億元……

依據上述需求數據,可以預測,新的產業機會主要分布于四大產業門類:

第一,新興工業,包括高端制造業、IT制造業和清潔能源;

第二,新消費,包括電動汽車、娛樂產業和教育產業;

第三,互聯網,包括電商、游戲、金融科技;

第四,健康產業,包括醫療健康服務和醫療保險等;

這四大產業門類的增速將是GDP的3倍以上,年均近20%。

透過上市公司的變化,也可以看到中國產業的變遷“未來可期”:從1997年到2007年,再從2007年到2017年,市值前十名的公司,所屬行業一直在變化。

中國發展模式不是固定不變的概念或思維框架,而是隨時間變化而不斷變化的思維探索和實踐探索的集成。中國發展模式的普適性不在于提供所有問題的答案,而在于以開放的精神、實事求是的態度,直面發展中的第一性問題,并不斷探求以現實可行的方法去破解這些問題。

以過往為序章,所有關于未來的答案隱藏在現在!

劉俏,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、金融學系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,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杰出青年基金獲得者,2017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“影響中國”年度經濟學家。劉俏教授在公司金融、實證資產定價、市場微觀結構與中國經濟研究等方面擁有眾多著述,其最新著作包括《從大到偉大2.0——重塑中國高質量發展的微觀基礎》、Corporate China 2.0: The Great Shakeup與Finance in Asia: Institutions, Regulation and Policy等。

相關鏈接:

劉俏:研究真問題,而不是換范式

央視中國經濟大講堂 | 劉俏:高質量發展呼喚怎樣的企業?

劉俏:如何讓科創板選出真正的好企業

《哈佛商業評論》專訪劉俏院長:真正的商學院教育本質是教給你敬畏

分享

?2017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 版權所有    京ICP備05065075-1

竞彩篮球大小分会变吗 最新捕鱼游戏 微信北京小赛车群5 安徽11选五5开奖结果 填大坑免费辅助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宁夏11选5中奖查询 棋牌斗牛网站 六合秒秒开奖结果 甘肃快3 管家婆六肖期期免费 单机广东麻将推倒胡 重庆幸运农场 理财平台排行榜 大圣捕鱼游戏下载 国际棋牌 辽宁快乐十二一定牛照片图